中国5A高质量发展品牌评级国家政策

来源:世界5A高质量评级中心

只有高质量才能发展,高质量5A贯穿世界500强到初创企业

(2023年2月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质量强国建设纲要》:“(二十一)争创国内国际知名品牌。完善品牌培育发展机制,开展中国品牌创建行动,打造中国精品和“百年老店”。鼓励企业实施质量品牌战略,建立品牌培育管理体系,深化品牌设计、市场推广、品牌维护等能力建设,提高品牌全生命周期管理运营能力。开展品牌理论、价值评价研究,完善品牌价值评价标准,推动品牌价值评价和结果应用。”“(二十六)健全质量政策制度。完善质量统计指标体系,开展质量统计分析。完善多元化、多层级的质量激励机制,健全国家质量奖励制度,鼓励地方按有关规定对质量管理先进、成绩显著的组织和个人实施激励。建立质量分级标准规则,实施产品和服务质量分级,引导优质优价。”

(2022年3月2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加快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增强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中的影响力,提升在国际经济治理中的话语权。”“(五)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严格落实“全国一张清单”管理模式,严禁各地区各部门自行发布具有市场准入性质的负面清单,维护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统一性、严肃性、权威性。”“(七)全面推广信用承诺制度,建立企业信用状况综合评价体系。”“(九)完善市场信息交互渠道。统一产权交易信息发布机制,实现全国产权交易市场联通。优化行业公告公示等重要信息发布渠道,推动各领域市场公共信息互通共享。优化市场主体信息公示,便利市场主体信息互联互通。”“(十六)健全商品质量体系。建立健全质量分级制度,广泛开展质量管理体系升级行动,加强全供应链、全产业链、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

(2021年1月3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25.优化企业标准“领跑者”制度。推动第三方评价机构发布一批企业标准排行榜,引导更多企业声明公开更高质量的标准。”

(2022年3月2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意见》:“(十七)培育专业信用服务机构。加快建立公共信用服务机构和市场化信用服务机构相互补充、信用信息基础服务与增值服务相辅相成的信用服务体系。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各级有关部门以及公共信用服务机构依法开放数据,支持征信、评级、担保、保理、信用管理咨询等市场化信用服务机构发展。加快征信业市场化改革步伐,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信用评级机构。加强信用服务市场监管和行业自律,促进有序竞争,提升行业诚信水平。”

(国办发〔2019〕35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三)积极拓展信用报告应用。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在生产经营活动中更广泛、主动地应用信用报告。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市场准入、资质审核等事项中,充分发挥公共信用服务机构和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出具的信用报告作用。”“(十八)推动征信、信用评级、信用保险、信用担保、履约担保、信用管理咨询及培训等信用服务发展,切实发挥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在信用信息采集、加工、应用等方面的专业作用。鼓励相关部门与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在信用记录归集、信用信息共享、信用大数据分析、信用风险预警、失信案例核查、失信行为跟踪监测等方面开展合作。”

(2020年5月11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七)构建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社会信用体系和新型监管机制。完善诚信建设长效机制,推进信用信息共享,建立政府部门信用信息向市场主体有序开放机制。健全覆盖全社会的征信体系,培育具有全球话语权的征信机构和信用评级机构。”

(国办发〔2016〕44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发挥品牌引领作用推动供需结构升级的意见》:“4.增强品牌建设软实力。培育若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评价理论研究机构和品牌评价机构,开展品牌基础理论、价值评价、发展指数等研究,提高品牌研究水平,发布客观公正的品牌价值评价结果以及品牌发展指数,逐步提高公信力。开展品牌评价标准建设工作,完善品牌评价相关国家标准,制定操作规范,提高标准的可操作性;积极参与品牌评价相关国际标准制定,推动建立全球统一的品牌评价体系,增强我国在品牌评价中的国际话语权。鼓励发展一批品牌建设中介服务企业,建设一批品牌专业化服务平台,提供设计、营销、咨询等方面的专业服务。”

(中国政府网2022-05-07) 经中央批准,全国评比达标表彰工作协调小组印发《社会组织评比达标表彰活动管理办法》(国评组发〔2022〕3号,以下简称《办法》):“第十三条 社会组织开展评比达标表彰活动应当遵守以下规定:(一)未经批准不得开展评比达标表彰活动;(二)不得超出章程规定的宗旨、业务范围和活动地域。”“第十八条 社会组织违反本办法第十三条的,由业务主管单位、行业管理部门责令停止开展活动、消除影响、公开曝光,并将处理情况通报登记管理机关。”“第十九条 社会组织违规开展评比达标表彰活动的,由相关管理部门对社会组织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给予批评教育、责令检查、诫勉或者组织处理;有违纪违规情形的,按照有关规定给予党纪、政务处分或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9年3月11日)市场监管总局:政府榜单上只有“黑榜”没有“红榜”。综合《新华社》《人民网》《中国经济网》《中国网》《光明网》:在政府榜单上“只有黑榜,没有红榜。”所谓“红榜”就是指所谓知名商标、著名商标以及重合同守信用企业之类的表彰项目。2019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回答记者提问。张茅表示,在政府的榜单上只有“黑榜”,没有“红榜”。过去有一种观点,认为提高产品质量,创造名牌产品,要通过政府来进行各种评比、奖励,实际上是扭曲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影响了市场的公平竞争,会对消费者产生误导。

“为此,我们曾付出沉重代价“,张茅说:“同时也容易产生政府的腐败行为,对出现事情的后果,本来是企业的产品,政府背书的就要承担责任、被问责追责,所以采取的措施就是在原来机构改革前,取消了知名商标、著名商标的评比,也取消了对重合同、守信用企业的评比。现在对各地评选知名品牌进行清理,有些地方,政府不做了,而政府没有脱钩的协会,还在进行这项工作,这也是我们不允许的。”

一些地方和部门热衷于搞“红榜”,危害至少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的危害在于,“红榜”有可能导致权力寻租和腐败行为。企业都知道知名商标之类的“红榜”是金字招牌,一旦入选,它所带来的好处那是多少广告费都换不来的。所以,企业会为了挤入这些“红榜”而挖空心思,针对部门或个人的利益输送由此产生。更有甚者,少数评奖对所谓“费用”进行明码标价,企业一手交钱一手拿奖。这些“费用”到底作何用途,外界往往并不知晓。

各种“红榜”,明显呈现出形式化和套路化的倾向,这就产生了第二个方面的危害,也就是消耗政府部门信用的问题。以政府信用去搞各种看似冠冕堂皇的“红榜”,实在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不合算之举。监管部门就应当恪守监管的本位,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把市场能够决定的交还给市场。凝心聚力、客观公正地履行监管职责。严格的监管,是市场之福,是民众之福。

老兵魏义光整理


浙建集团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浙江省慈溪市获中国5A高质量发展百强县第6位

卫星化学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东南大学获世界5A大学第21位

太阳纸业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山西汾酒获中国5A高质量白酒

华谊集团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国滨家宴志成大厦店获中国AAAAA餐饮

山东黄金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中新社获世界5A高质量媒体

东方电气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张家港市获中国5A高质量发展百强县第3位

武汉大学获世界5A大学第18位

锦翔红木家具获中国5A高质量红木艺术家具十大品牌

深桑达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美团获世界5A生活服务电商创新之冠

重药控股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云南铜业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宝胜股份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大成律师事务所获中国5A高质量律师事务所

华锦股份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杭州市获中国5A高质量发展强市第8位

浙农集团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西安交通大学获世界5A大学第13位

中金岭南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贵州茅台获世界5A高质量品牌

大悦城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一汽解放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国信证券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海王生物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重庆建工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济南市获中国5A高质量发展强市第11位

爱施德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哈尔滨工业大学获世界5A大学第14位

光大证券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雅戈尔获世界5A高质量服装品牌

大连港获中国5A高质量企业

环球时报获中国5A高质量媒体

南京市获中国5A高质量发展强市第10位

拼多多获世界5A创新10强

北京德恒获中国5A高质量律师事务所

成都市获中国5A高质量发展强市第8位

复旦大学获世界5A大学第7位

抖音获世界5A创新10强

分众传媒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

全国律协获中国5A高质量协会

上海半岛酒店获中国5A高质量酒店

上海交通大学获世界5A大学第8位

支付宝获世界5A创新10强

奥克斯获中国5A高质量品牌